vampire

[黑苏]火车旅行中的小事

我要天天给大大吹彩虹屁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预警:放飞狗血


双向暗恋闪瞎别人梗,记得查收




火车从北京出发,最慢的火车一路晃晃荡荡。


 


年后吴邪他们从雨村去北京,找那几个常住人口团聚。席间酒喝了不少,面红耳热的就来了劲,非要重新走一遍当年的路。胖子第一个举双手赞成,掏出手机就打电话开始买票。也算是他还没醉个一塌糊涂,还知道这一桌子人里有两个没有身份证的,直接拖了关系,就把票给定下来了。


 


醒酒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胖子接到电话让他去取票的时候还在大骂取什么票,没什么反应的张起灵这时候倒是开了金口,他说你要去上思。胖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一叠声的就应了电话那头,然后拉着吴邪就出去取票,破车开的飞快,就像是在玩跑跑卡丁车。


 


当时列席人员有吴邪,张起灵,胖子本人以及瞎子师徒二人,资本主义大花以及大小姐霍秀秀因为晚来一步没有被强行拉上这辆火车。不过就算被拉上去了他俩也去不了,毕竟这二位日理万机,没有时间。


 


票是脱了大关系买的,所以这一趟的旅行就算是行不行都得行了。苏万上火车的时候还在发懵,他想说他快开学了,但是西南十万大山又是他没去过的地方,让他好奇的不行。索性牙一咬心一横,走他妈的。


 


更何况瞎子也去,虽然瞎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车,但是既然他也去的话,苏万觉得自己这一趟去的值了。


 


五个人,正好买了六张硬卧的票,空出来一个床放行李跟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一趟毕竟是去旅游的,真正的旅游,大家心里都没有什么事儿,上了车就开始凑在小桌子边上聊天,聊着聊着胖子就张罗起了打扑克。这条意见得到了全员一致通过,除了张起灵躺在铺上看着之外四个人都撸起袖子打算参与战局。


 


他们四个人,最后还是决定打斗地主。苏万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也像搀着上手,胖子看了一会儿之后啧了一声,然后瞟了一眼吴邪,也不知道两个人又对了什么暗号,胖子却是已经开了口:“没事儿啊,苏万别害怕,胖爷带你玩,你跟你师父一把牌。”


 


苏万听他这么说就皱起了眉头,说胖爷你还当我小孩呢?吴邪听他这么说就笑,指了指上铺躺着的张起灵又指了指了旁边坐着笑的瞎子,那意思就是这两个百岁老人面前你可不就是个小孩吗。苏万被他这么弄的也服气,老老实实的就在瞎子边上坐下了,看着他准备抓牌。


 


其实说实话,他觉得胖子这个提议挺好的。


 


于是四个人就开始打起了扑克,苏万在旁边一边看着一边把包里的东西就在床上铺开了,嘴上还不消停的让瞎子出这个出那个,瞎子看了他一眼还是笑,甩出一条龙之后刷的一声把拍一手,乐呵呵的开了口:“出这个行吧?”


 


“太行了,出的好!”苏万在他说话的时候就递过去了一个杯子,里面装的还是那清心明目的茶,也不知道是什么泡的,乍一闻一股错综复杂的味道,细细闻起来还有点香。吴邪对于这个茶多少有点好奇,他一边看了一眼那个保温杯,一边挥挥手示意不要了就开口,问苏万这是什么泡的。苏万这时候就来了精神,他坐在那儿一脸的得意藏都藏不住,笑眯眯的就开了口:“本来那几个药凑一起太恶心了,我去中医院排了个队,问了据说是最好的老中医,加了点东西,现在好喝多了。”


 


他说话的时候胖子就在边上吹了个口哨,然后跟吴邪相视一笑之后也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他们没玩带响的,所以牌可以不要,话却是一句都不能落下。在瞎子又甩出一个三带一之后胖子终于是开了口:“挺上心啊?瞎子,我看你值了,这徒弟没白收。你这上岁数的眼睛就是毒,一眼就能挑出来那知冷知热的。”


 


胖子这句话说的十成十调笑,瞎子笑了一下之后没说别的,只是问他们要不要。这把吴邪坐地主,然而手里的牌估计是烂的可以,三个四都过了之后胖子更不能要,那胖子就更不可能要了,他挥手示意过之后就看见瞎子跟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甩。吴邪眼看要输,也就不着急了,干脆把手里的牌一敛,笑呵呵的就开了口:“你这手气挺好啊,合适吗?”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吴邪想说情场得意赌场在得意可就不合适了,然而终究还是藏了半句。胖子在边上听懂了,跟着就开始傻笑,瞎子只是摇头,笑着骂了一句之后甩出了最后一张牌,就说要去抽根烟。


 


苏万当然要跟着去了,两个人一路穿过硬卧车厢就到了链接的地方,胖子跟吴邪目送他俩远去之后就头抵着头凑到了一起,絮絮叨叨的说起来了小话。


 


先开口的是吴邪,他神神叨叨的问胖子,说觉不觉得这俩人哪儿不太对。胖子听他这么说确实大吃已经,整个身体往后退了一下差点撞上了墙,要抬头又好悬磕了脑袋,总之一路磕磕绊绊的,他终于才是开了口:“他俩是哪儿不对吗?瞎子同志跟苏万同志还没搞成两口子呢?”


 


他这问题倒是问出了两人最好奇的地方,按理说从沙漠回来这么长时间上了,上次去的时候瞎子跟苏万那个状态是在让人没办法不多想。不过俩人都还没说啥呢,他们也不好去问,就这么不上不下的在这儿撂着,谁也不知道进展如何。


 


很久以前,大概要追溯到前年下半年了,总之就是很长时间以前。胖子跟吴邪来了一趟北京,喝酒顺便办事儿,并且绑架了瞎子跟他们不醉不归。席间三个人喝了四斤半的酒,都有点神志不清的时候胖子开口,他问瞎子,说你这么带着个徒弟过,算是怎么回事儿啊?瞎子当时说了一堆,没用的吴邪跟胖子都忘得差不多了,就剩下最后一句话,到现在还历久弥新,声声犹如在耳。


 


瞎子当时说,说苏万这小孩好,他打心眼里喜欢。


 


对于生在旧社会长在旧社会活跃在新中国的老年人来说,这句话就包含很多东西了。大家都是男人,况且关系又那么熟了,难免就能听出点额外的东西,反正是吴邪和胖子那时候就知道瞎子动心思了。至于苏万,他那点小心思都快摆到明面上了,就差脸上挂个对联了。上联是我师父天下第一,下联写我师父人间最帅,横批我爱我师父。


 


然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中间一个事儿连着一个事儿,谁也没工夫过问这些琐碎感情生活了。胖子曾经跟吴邪说起过这个事儿,说他觉得那俩人勾搭上了,然而吴邪却只是摇头,他说不想。现在他们俩又说了起来,胖子还是鉴定的认为这师徒俩早都搅到一个被窝里了,吴邪却还是摇头。他现在不能抽烟了,就干脆掉了根烟干过瘾,一边搞得神秘莫测,一边就小声的开了口:“他俩八成还都以为对方看不出来呢。”


 


“说什么呢这么神叨?”吴邪那边大仙还没装完,瞎子跟苏万俩人就回来了。瞎子坐下就开口问,然而那两个人却只是连连摇头,一脸的不可说。既然不可说瞎子也就不问了,他随手从桌上抄起大半瓶矿泉水,问了一句谁的之后吴邪应了一声,他就又给放下然后重新拧了一瓶喝了起来。


 


牌局仍旧在继续,中间苏万去给保温杯里倒了一次热水,回来的时候被挤得整个人都发懵,坐在那儿就开始神游太虚。吴邪叫了他一声,他过了半天才应,应完之后话匣子就打开了,他说这趟车怎么这么多站票,他刚才去接水差点让人把方便面怼嘴里。


 


他说完,剩下的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胖子让他赶紧喝点水缓缓。苏万哦了一声就要去拿包,然而包早就被人潮挤到了另一边,保温杯里的水又太烫,他也没法倒出来就喝。瞎子在这个时候才一边洗牌一边开了口,随手把自己刚才的矿泉水递给他了,让他喝一口。苏万那边也自然而然的就接过来了,喝了一口之后就又放了回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俩弄了这么一出,就让吴邪和胖子更看不懂了,于是两人拉帮结伙的就要带瞎子去上厕所。瞎子嫌人多不乐意动弹,就说他俩毛病多。然而胖子却不吃他这套,上手就要拉,一边拉嘴里还一边说话,他说这人这么多,胖爷的神膘再被挤着,你俩得去给我护法。


 


胖子这边说着,那边左护法吴邪已经带好了口罩,眼看也是个要上手的意思。瞎子闹不过他俩,只能跟着去了,临走之前还不忘嘱咐一句苏万看包,顺便提醒他记得看手机。苏万那边这才恍然大悟,嘴里一边叨叨着对对对,我今天找人帮我选课了我得问问结果如何一边就把手机掏了出来,然后一边敲触摸屏一边就开始发功。


 


那边吴邪和胖子一看这样,就更压不住好奇心了。俩人把瞎子压到了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好不容易在一地报纸中找了个消停地方,就开始三堂会审逼供。期间场面一顿混乱,瞎子叼着烟点上之后递给胖子一根,胖子也点上了,吴邪把口罩又拉上一点之后那边瞎子才开口,说的有点无奈:“你俩可别逼问我了,这不是我落花有意,人家那边流水无情吗。”


 


“你可能是真瞎。”吴邪在目瞪口呆了半天之后终于是来了这么一句,苏万对他的喜欢的藏都藏不住了,而且他面前的师父跟师弟一举一动也着实不像是没有那么一腿的样子。瞎子听他这么说却是摇了摇头,他说学校里小姑娘那么多呢,人家未必看得上我。


 


就他们说话这么会儿功夫,苏万就过来了,他凑过来就着瞎子的手抽了口烟之后终于是缓过来了火车里那股错综复杂的味道,看几个人站在这儿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也没说什么正经事儿,便也不管打不打扰了,乐呵呵的就开了口:“该吃药了。”


 


“行,那我先回去了?”瞎子点了点头,抬手看了一眼表发现确实到了吃药的钟点了,转身就要回去。苏万跟着他走了两步,却是被胖子拉住了,他看着那边的人潮,乐呵呵的就搭上了苏万的肩膀,亲亲热热的开了口:“你师父又不是小孩,还得盯着吃药啊?跟胖爷说说,你俩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苏万被问了一个懵,眼睛还看着瞎子。瞎子看他被留下了,也没多等,转身就开始往回挤。吴邪这时候也凑了过来,看着苏万手里瞎子刚才那半根烟,笑呵呵的如同逼供一样又开了口:“你跟咱师父,到底是怎么个关系?”


 


“还能是怎么个关系啊?就他是我师父,我是他徒弟。要非往亲里说,一个徒弟半个儿,我顶他半拉儿子?”苏万这么楞呼呼的开了口,吴邪听他这么说就瞪了他一眼。毕竟他也是徒弟,要真按苏万这么说,那他俩正好凑一个儿子。苏万看吴邪瞪他,才反应过来这么一茬,然后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脸却是垮了,一脸悲痛欲绝的就开了口:“我也想往高一辈发展发展的,但是吴老板啊,咱师父那个人你也知道,活这么些年头,人家什么没吃过没见过啊,能看得上我吗?”


 


苏万这么说完,吴邪和胖子那边就各自骂了一句。就当他们都以为这俩人都手拉着手吹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的时候,其实这俩人连圈还没画呢。吴邪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胖子是一脸的这让我说点什么好。然而他俩最终还是没啥说的,毕竟这是人家俩人的关起门来的事儿,他们关系再近也是外人,不好多说。


 


于是他俩就这么一脸闹心的放了苏万回去,然后胖子站在那儿抽完了烟之后啧了一声,他说天真,你们师门是不是风水不好?徒弟跟师父看对眼也就算了,怎么还都傻了呢?吴邪听他这么说,拉下了口罩就骂了一句,然后重新拉回去的时候就轻飘飘的开了口:“他俩瞎,跟我没关系。那半个儿子遗传了眼瞎,我可遗传不到啊。”


 


他俩这么交流完,也没啥好说的了,来都来了,干脆就排了个队上了个厕所之后才回去。回去的时候瞎子已经吃完药了,估计是刚点完眼药水,正躺在苏万的腿上带笑不笑的闭着眼睛,而苏万就一边端着个保温杯喝水一边给人发语音,发完之后放下保温杯,还低头趴他师父耳朵边问一句今天感觉咋样。瞎子随后就抓了一把他的手,说感觉还行,没啥变化。


 


吴邪看了胖子一眼,隔着口罩骂了一句眼瞎,胖子看了他一眼,回了他一句这俩不开窍的。


 


 



我就不明白了,什么随便的人都可以蔡徐坤啊

当我自己不会写文时,大大就是我的命呀😂

我感觉小十一脸苦情,永远都在被虐( •̥́ ˍ •̀ू )
然而11th一脸逗逼╮(﹀_﹀)╭

信 「虐向」

写的不好,多多包涵
瞒着爹妈偷偷发文,难过

二哥:

        当二哥看到这封信时,怕是阿瑶的魂都要散了,阿凌是个好孩子,把信交给他,我很放心。

         我这一生坏事做尽,却唯独不愿辜负二哥,二哥为人端方雅正,当真称得上“泽芜”二字,我瞒着二哥做了许多事,虽因情势所迫,却也皆出本心,让二哥失望。

         阿瑶少年不得意,境况窘困,幸得遇上二哥,二哥之恩,阿瑶终日不敢忘。

         阿瑶初入金家,只得二哥一人善待,后与赤峰尊二哥结义,助力无穷,若无二哥,阿瑶便无可能成为敛芳尊,更不用说仙督,然登金鳞台之路血色弥漫,是阿瑶万万不敢让二哥知道的。

         虽是这样,可阿瑶从未后悔做过的是,就算是重来一次,怕选择也是一样的,只是让二哥失望,阿瑶从不是你眼中那个隐忍的少年,这一点,是阿瑶对不起二哥。

          我知二哥心胸宽广,当容不下半分儿女私情,也知自己出身低微,不能与二哥比肩,故从未对二哥吐露心意,可日夜思虑,终有不甘,虽不求二哥有所回应,却希望二哥知我心意,故去后这封信,便以笔代之,望二哥莫嫌浅薄,若能在来年,以三盏黄酒祭,与我说说话,阿瑶便心满意足。

         阿瑶一生虽有遗憾,却并无后悔,唯一之憾,便是不能再陪在二哥身边,人生自有得失,阿瑶不后悔,也望二哥做个不后悔的人。

         愿二哥做端方雅正的泽芜君,过平安喜乐的一生,这便是阿瑶最大的心愿。

                                        孟瑶
                                               绝笔

关于瑶妹的猜想

话说我有一个脑洞

瑶妹不是叫敛芳尊吗

那敛芳尊有什么含义呢?

敛芳,敛芳

应取敛尽芳华之意。

所以,结论是

瑶妹是最美的!!!没有之一!!!

一个梗 求写

现代AU
复仇毕x恶灵深

就是老毕是毒枭,深深是卧底,结果因为深深的背叛,老毕失去了一切,但是,老毕并不知道是深深干的,在那一次中,深深和嫂子都死了,老毕决定要报仇

然后


他用灵魂为代价召唤了恶灵,就是深深

(这里设定是死后有执念未了的灵魂会变成恶灵,等到有人召唤,恶灵可以帮召唤他的人做事,召唤他的人也要帮恶灵了结执念,之后两个人的灵魂都会消散。)

老毕最后查出是深深背叛了他,却也发现深深的执念是让他幸福,最后,老毕决定不报仇了,这样深深就可以一直陪着他了。

•梗的原型是黑执事,有修改
•求大大写,本人高三,实在是没时间T_T
   且文笔差(主要原因)
•有认领的回复就好啦O(∩_∩)O
•感谢

台风/天台 就是一个突然的小段子,有刀,慎

•人物ooc有
•私设有
•cp台风天台无差

           虽然明台明白死间计划,也明白王天风的苦心孤诣,然而,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他的老师,做了一个必死的局,给所有人,除了明楼,他的好大哥,然而他的大哥还是不忍,救下了他,可是他醒来的那一刻,从来没有那么绝望过,他的老师,他的信仰,他爱慕的人,在那样一种无可挽回的境地下,被他杀死了,他多么想死去,能陪陪他也好,可是,他却只能活下去,他之前听过一句话,说爱一个人,就是将自己活成他的样子,明台想,他是明白的。

         后来,明台被称为第二个疯子,执行任务时永远是剑走偏锋,下手狠辣,明楼不知劝了多少次,明台永远只有一句话

“我没什么好牵挂的,大姐走了,大哥你也有阿诚哥,我只盼能早些见到老师。”

         明台身上的戾气很重,明楼时常想,那时就不该救下明台,就算是那时死,也好过这么多年活的行尸走肉,然而,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人生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

          明台死后,葬在上海,他说,生不能同寝,死也要同穴。

将离 续

将离有好多东西没讲清楚,就再写一点吧

齐八爷的堂口,向来是九门里最冷清的一个,因为通晓天机是个损阴德的事,所以八爷不到紧急情况,是万万不给人算卦的,可是说起来,他这辈子算卦最多的,
就是张启山,可笑的是,张启山还是个不信命的。

说实话,齐八爷很奇怪,明明这张启山是个不信命的,干嘛次次下墓都要拉上他这个算命的,直到后来,张启山说喜欢他,齐八爷这才明白,只是齐八早早算过,张启山命里一世富贵,只是,张启山命里所有的大事,都没有他齐八的痕迹,这只能说明一点,张启山命里没有他齐八,所以齐八虽然喜欢张启山,却也从不说,从不表现。

这话说给张启山,自然是个笑话,他只会说,不信命,可是齐八是个算命的,齐家能靠这个立下百年基业,就证明,还是有命的。

说的好听一些,齐家通晓天机,因命行事,说的不好听,就是齐家天性凉薄,生性淡漠,齐八虽然平常看着大大咧咧,胆小怕事,有时又拎不清轻重,但说到底,他还是个齐家人, 齐家的天性凉薄生性淡漠他虽没继承十分,也是有九分半的,所以,他听到张启山说,他喜欢自己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自己,而是如何让张启山放下。

齐家有太多因为知晓天机而想要改变命运的人,每一个都没有好下场,齐桓不敢也不会将自己和张启山找也陷于那样的境地,所以唯一的选择,只有少见,或者不见。

齐桓见到尹新月第一眼,就知道她是张启山的命定,她就是那个可以陪着张启山走下去的人,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退出了,早知道要离开,何必磨磨蹭蹭的,自己难过,别人不快。

尹新月是个聪明的女人,那天她开口赶自己走,大概是因为察觉到什么了吧。

他暗自笑笑,女人的直觉。

那次之后,齐八去张府的次数锐减,最后一次,是他要娶妻了,所以才去了张府,告知了张启山,算是一个了断。

张启山的婚宴,是齐八去欧洲前,最后一次去张启山府上,这以后,齐八再也没有找过张大佛爷。

将离


人物ooc,虐佛爷
好像把佛爷和老八的感情写的太隐晦了,大家自己明白就好 ^_^



齐铁嘴站在张府门外,等着去通报的人,本来以他的身份,是不需要通报的,然而,他非要门口的卫兵去通报,卫兵虽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遵照他的吩咐去了。

张启山听到通报是便觉得有些不对劲齐铁嘴进张府,什么时候通报过,他连进自己的卧室时都不敲门,他将疑惑压在心底,让人请了他进来

直到齐铁嘴进来,他才明白

张启山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一直话痨看起来又蠢萌的老八会有这样的一面

齐桓穿着一身黑色锦缎长袍,面上笑意盈盈,没了眼镜的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颇有齐家仙人独行,淡漠不问世事的样子

他说,“佛爷,齐桓今日来,有要事相告,我要娶妻了”

话音刚落,果不其然看到张启山的惊讶与怒色

他笑笑,“齐桓没打算办宴席,只是告知了九门的人,佛爷大婚之时,就带夫人见见大家。”

张启山皱着眉,“老八,你今天不对劲,出什么事了吗?”

“这就不劳佛爷操心了。我的夫人是城北苏家的独女,叫苏景,小字画姿,从今日起,她就是我齐桓的夫人”

说罢,便转头走了。

几月后,长沙张大佛爷结婚,同北平新月饭店尹小姐

婚宴上,“呦,老八,这位就是你的夫人?”吴老狗一边抚摸着三寸丁,一边笑着问,“之前只是听你说有了家室,从没见过夫人,今日一见,果然是美人,老八,你有福”

齐铁嘴笑笑,没说话,只是侧头看一眼苏景,万分温柔。

婚宴之后,张启山派人请八爷一起下墓,八爷没答应,
说是有了家室,不宜涉险。
张启山又请了几次,都被回绝。

张启山只好亲自上门,却没成想八爷这一次是铁了心,
谁请都没用,张启山不禁恼火,“老八,你今天就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齐桓抬头看他一眼,“不去”顿了顿,又说,“佛爷想有人陪着,多少人赶着呢,我看尹小姐就一定愿意,何必一定拉上我,墓中凶险,我已有家室,实在是不宜涉险,还请佛爷见谅。”

“新月是个女子,身娇体弱的,不宜下墓。”

“我是个算命的,就是个白面书生。”

“你!”张启山气急败坏

“佛爷,我是个算命的,佛爷你又是个不信命的,我们还是少来往为好。伙计,送佛爷出去。”

齐桓起身走进了里面。

张启山脸色阴的可怕,望了齐八爷的堂口最后一眼,走了。

战争彻底爆发后,张启山上了战场,齐八带着苏景去欧洲之前,最后为张启山算了一卦,卦象与多年前一样,一世富贵,他安心的踏上了欧洲的渡轮。